河南老虎逃脱背后:出借马戏团无驯养资质

admin

多家马戏团证件不齐,

并无相应资质

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区林业局还没有收到配合上级部门要求调查的相关信息,但在得知河南事件与埇桥区有关后,县林业部门自发调查了此事,但目前他们也不清楚陶某某当下的具体动向。时伟表示,目前陶某某将自家动物租赁出去的行为已经明显违规,之后会依规施以相关行政处罚。

红星新闻走访埇桥区多个村落了解到,多名马戏团老板明确表示,因为此事不少生意被取消了。而一个略显尴尬的情况是,虽然埇桥区驯兽团(马戏团)数量过百,但真正证件齐备的或仅30余家,没有齐备证件的驯兽团常借用其他驯兽团的证件使用。

9月11日,经走访,红星新闻从埇桥区齐家一村民处了解到,租给张某某动物的并非郑某某家的“龙华驯兽团”,而是赵楼村陶某某家的“华中驯兽团”。

该名负责人强调说,“我们当时确实不知道他办演艺公司是为了弄动物马戏表演。”

“随着老虎的相关政策收紧,现在大量东北虎都被留在当地,埇桥现在进退两难。”埇桥区林业局一位工作人员这样说道。

一马戏团内被关起来的老虎

针对上述情况,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回应道,以上行为确属违规情况,虽然暂不能确定为普遍现象,但未来会针对上述情况进行核实并调查。

“我看了当时的视频,小老虎年纪小,估计是刚驯好没多久,面对这么多人难免紧张,一时之间,情绪有些不稳定,这个时候的正确做法应是安抚为主,结果他(张某某)居然直接准备打它,那它慌乱之下当然就翻墙逃跑了。”

第二个难拿到的许可证是“动物经营利用许可证”,该许可证只针对某一类动物的经营利用进行许可。红星新闻注意到,国务院于2018年10月06日发布了《国务院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其中第一条注意事项写到,“严格禁止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况以外所有出售、购买、利用、进出口犀牛和虎及其制品(包括整体、部分及其衍生物,下同)的活动。”

几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与张某某签订租赁合约的马戏团名为“宿州市埇桥区龙华驯兽团”。9月11日,经多方走访调查,红星新闻了解到,与张某某签订租赁合约的并非“宿州市埇桥区龙华驯兽团”,而是“宿州市埇桥区华中驯兽团”。

“人工繁育许可证”分为一级野生保护动物和二级野生保护动物,二级野生保护动物许可证的审批单位为省林业厅,一级野生保护动物许可证的审批单位则上升至国家林草局。“现在国家对于一级野生保护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的审批比较严格,很多马戏团(驯兽团)现在都拿不到这个许可证。”胡春梅说,目前一级野生保护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的审批工作由国家林草局完成,而审批门槛的提高是希望野生动物人工繁育机构(比如马戏团)能够提高饲养水平,这是出于动物保护的需要。

一场没有备案的动物马戏表演

不过红星新闻发现,埇桥的动物展演价格浮动空间较大。红星新闻以邀请马戏团表演为由采访了多家位于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马戏团,结果发现相同的动物,有马戏团提出一个月6万元包干,也有马戏团称一天需要将近1万元才能完成任务。值得注意的是,河南事件中一个月1.5万元的费用,在埇桥区马戏团定价区间里属于很低水平,其实很难找到。

埇桥区马戏协会会长杨致远表示,随着通知的落地,东北虎经营利用许可证开始无法被申请。时伟也解释说,由于目前东北虎经营利用许可证完全无法申请,所以埇桥区内的老虎们按规是不能去外地展演的,没有经营利用许可证的展演行为都是违规的。

一般来说,马戏团的饲养场地是用水泥和砖块搭建起来的院子,占地面积有大有小,大的类似于一小型养殖场,小的则只有带院落的平房那么大,而大部分院子的围墙都不是很高,在院中央会立起一个类似河南事件视频中张某某表演时的围栏,用来对动物进行训练。有独立的院子,饲养条件是相对较好的情况,也有一些人会把动物直接养在自己家中,地面残留着许多生活垃圾,空气和水沟散发着浓重的臭味,苍蝇们会在动物饲料上盘旋停留。

遗憾的是,它的自由之路短暂而曲折,这次逃脱行为更成了一道催命符。这只幼虎横穿马路时被车撞到了尾部,为了躲避追捕,它踉跄着逃到一路之隔的玉米地中藏身,第二天被麻醉后擒获,最终在被送往新乡市动物园的路上死亡。目前,幼虎死亡情况已被国家林草局知悉,死因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鉴定。

9月9日,原阳县林业部门一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如果需要从外地运输动物过来进行表演,林业部门这边确实是需要报批。但对于张某某的有关情况,他表示目前案件正在调查阶段,林业部门不能对外透露任何信息,亦不接受任何采访。

租赁动物表演没配驯兽师,

宿州市埇桥区林业局

或是悲剧源头

红星新闻从郑某某妻子处获悉,直到10日上午,她才知道自家驯兽团被卷入了河南老虎逃脱事件的风波。她坚称自己与丈夫并不认识张某某其人,也未曾出借过动物给任何人,“你去问张某某,他认不认识郑某某?在他合同上签字的人到底是谁?”

9月9日,红星新闻从原阳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张某某是以演艺公司的形式进行马戏表演的,而张某某的演艺公司是有“营业性演出许可证”的。

6日晚展演的场地棚,架车辆已被清理

2007年9月,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被中国杂技家协会命名授牌为全国唯一的“中国马戏之乡”。而9月6日晚在河南原阳进行马戏表演的野生动物,正是张某某从安徽宿州市埇桥区的驯兽团租借而来,月租金为1.5万元,租借时间为一年。

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告诉红星新闻,所谓的存在虚报老虎存栏数量可能存在客观原因,每个饲养老虎的马戏团都需要上报审核材料,老虎数量的变化也在上报范围之内,但每年的上报材料都有固定的时间点,如果在上报之前正好有老虎繁殖了新的小老虎,这个数量自然就多了出来。

9月11日,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介绍说,类似陶某某的这种行为,属于典型的经营利用不合法,正属于林业部门的打击范围,“双方都经过国家批准,再产生经济利益的行为,才叫合规合法的经营利用。”

出借方为“华中驯兽团”,

红星新闻了解到,进行“动物租赁”或“外出展演”,其流程一般为:需求者前来埇桥寻找有动物资源的马戏团——根据具体需求商议价格——需求者确认合作后,马戏团提供相应资质供需求方回本地找林业部门审批相关许可——审批完成后,交付定金,马戏团从埇桥出发前往目的地开始表演——表演进行到预定时间的三分之二左右时,交付剩余尾款。

不过,事件的更深影响还体现在展演合作的具体形式上:红星新闻以邀请马戏团表演为由采访了多家位于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驯兽团,他们均坚称无论有没有驯兽师资源,外出展演必须配备一至多名他们的驯兽员,“要是不配驯兽员,我们就不谈了。”

红星新闻了解到,东北虎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如没有对应级别的人工繁育许可证,则不允许饲养。然而,陶某某持有的只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驯养繁育许可证,也就是说,陶某某本人并不具备该项资质。

谈及老虎繁殖,多名马戏团老板表示自己的老虎来源均为“自家繁殖”,不存在非法买卖的情况。时伟则告诉红星新闻,国家对获得许可证的个人或组织饲养老虎的数量没有上限限制,但由于老虎日常开销较大,饲养成本较高,所以当地的马戏团也会对老虎施行节育措施。

宿州市埇桥区林业局也向红星新闻证实,华人彩总代卷入此次风波的确实是“华中驯兽团”,且该驯兽团仅有一张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而发生意外事故的幼年东北虎,却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9月6日晚,一只正表演马戏的幼年东北虎突然发作,越过了4米高的围栏,上演惊魂出逃。

事发地位于河南原阳县太平镇的扁担王村,这里距原阳县城约30余公里。村里的娱乐活动很少,10元一张的马戏表演门票,让村里的老人孩子多少觉得,是给枯燥的生活增加了一点亮色。

究竟什么才是证件齐备?

幼虎在玉米地里被捕获

9月6日晚的马戏表演,是张某某筹办动物马戏团以来的第一场演出,为此他还甚至借了5万元的外债。

一名埇桥区齐家组村民直接告诉红星新闻,有很多没拿到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繁育许可证的马戏团老板会把老虎养在有许可证的别家马戏团来应对检查,有时他们也会在需要出示该许可证时利用朋友或亲戚家的许可证来应付。

张某某的“动物马戏团”曾包括两只东北虎、一只狮子、一只猴子、一只山羊。而现在,除了山羊被留在了张某某家门口,其他的动物都被送往了新乡市动物园——包括那只已经死亡的幼虎尸体。

“不过,只有‘营业性演出许可证’还不够,要真的开展表演,还需依照规定提交营业性演出的申请。”原阳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6日晚上的动物马戏表演,张某某并未提交相关申请材料进行报备,所以现在从文化主管部门的角度来看,这个马戏表演是违法的。

陶某某的妻子告诉红星新闻,丈夫与张某某签订租赁合约是因为有朋友介绍,但谁也没想到会出那种事。陶某某的妻子回忆说,6日老虎逃脱事件发生以后,陶某某便匆匆回家收拾了相关许可证(包括“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和“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驯养繁育许可证”)赶赴河南,“后来联系不上了,打电话能通但没人接。”陶某某的妻子强调,目前家中剩余的动物都已被送走了,“一只也没有了。”

“华中驯兽团”经营者陶某某的妻子告诉红星新闻,6日事发那晚,陶某某匆匆回到家中收拾各种许可证,然后连夜赶往河南原阳,此后失去联系。

原阳县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目前申请“营业性演出许可证”可以通过网上进行材料提交,文化主管部门会对材料进行核实,但是《条例》第六条所限定的文艺表演团体仅限于“人”,而没有提到“动物”相关内容,所以申请人只用依照对应规定提交对应材料即可,而张某某在申请“营业性演出许可证”的时候,提交的相关材料确实是“人”的,也是符合要求的,所以才批准了他的“营业性演出许可证”。

9月6日,河南新乡市原阳县太平镇的扁担王村,一只表演马戏的幼虎越过围栏逃了出来,引发广泛关注。次日,逃出的幼虎在一片玉米地被麻醉后捕获。不幸的是,它在被送往新乡市动物园的途中死亡。

红星新闻探访时发现,埇桥区不少马戏团的动物饲养环境都比较差。经对比后,饲养环境较好的反而是此前被“冤枉”的龙华马戏团。

“拯救表演动物”项目负责人胡春梅认为,虚报存栏数量是非常典型的违规情况,但目前并没有明确对应的条款对该行为进行处罚,“这些多出来的老虎,就像我们人类的‘黑户’,可能没有一一对应的身份标识,最终会通过种种渠道流入黑市进行交易。”

时伟还介绍说,他们了解到,目前陶某某持有的驯兽团是其父亲曾经持有的,但由于陶父经营管理不善,导致驯兽团交到陶某某手中时并未赚到多少钱,再加上陶某某家庭条件较差,对改善经济境况也存在需求,一来二去便促成了这桩不合规的交易。

捕获幼虎的玉米地

“拯救表演动物”公益项目负责人胡春梅表示,目前她对马戏团进行监督一般主要关注三个证件:人工繁育许可证、经营利用许可证和允许演出的批准文件。据了解,目前这三个证里前两个的获得难度较高。

此次河南马戏团老虎脱逃致死事件,尽管已过去多日,余波却依然在称为“马戏之乡”的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蔓延着。

有人虚报存栏数量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与张某某签订租赁合约的马戏团为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龙华驯兽团,其经营者为郑某某。9月10日,红星新闻实地探访了位于宿州市蒿沟乡枪李村齐家组村的“龙华驯兽团”。多名齐家组村民向红星新闻确认,村中确有一名叫郑某某的男子在驯养老虎、狮子、狗熊等野生动物。

而在9月9日,红星新闻从张某某家属处获悉,6日马戏表演演出时,张某某的野生动物驯养许可证“还没办下来”。

该名老板还说,驯兽员月工资不低,不配驯兽员确实能缓解一部分成本压力,但是配备驯兽员的话才能保证“安全”,“他(张某某)那种情况,其实多少年都很难发生一次。”

这次事件,对埇桥区马戏团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多名马戏团老板都称近期生意更差了,自家马戏团还因该事件被临时取消了好几个订单。

组织马戏表演的是太平镇磨张村人张某某,他从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的驯兽团租来了这支“动物马戏团”。目前,他已被当地警方刑拘。据红星新闻了解,其拘留通知书上所涉罪名为“涉嫌危害公共安全”。另据公开报道,张某某还涉嫌“非法运输野生动物”及“非法开展经营性演出”这两项罪名。

受伤的狗熊

其中一位老板认为,张某某马戏表演失控的主要原因是“不专业”,虽然张某某曾学习过驯兽技巧,但他用的毕竟是别人的动物,加上又是第一次演出,出现问题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红星新闻从齐家一村民处了解到,一些马戏团饲养老虎的存栏数量会大于备案数量。换句话说,这些马戏团老板或存在虚报老虎存栏数的情况。该村民以自家马戏团为例说,目前在林业部登记备案的老虎数量为5只,但实际饲养数量却有7~8只。

不过,红星新闻在深入了解后发现,虽然一些马戏团老板坚称必须配备驯兽员,但仍有少部分马戏团表示不配备驯兽员的活也可以接,“你自己会使(动物)就成。”

2018年,国务院曾发布《关于严格管制犀牛和虎及其制品经营利用活动的通知》,但仍有不少老板称可以让东北虎参与外出展演。对此,埇桥区林业局动物保护站站长时伟表示,以上行为确属违规情况,虽然暂不确定为普遍现象,但未来会针对上述情况进行核实并调查。

9月12日,原阳县派出所和太平镇派出所均回应红星新闻称,未听说安徽籍男子陶某某被拘留的情况。

然而,红星新闻以邀请马戏团前往外地参演为由采访了多家马戏团老板,他们均称,只要你能获得属地林业局的相关审批,自己就可以将老虎运往外地进行展演。

值得一提的是,在齐家某个似乎已无人看管的马戏团饲养院落外,红星新闻发现了一只尾部受伤的狗熊,其伤口面积达巴掌有余,伤口中心露出了粉色的肉,而中心周围的组织已经发白渗出液体,不少苍蝇围绕在伤口附近飞来飞去。此外,狗熊精神状况非常差,不仅面对外界呼唤没有任何反应,且一直以一个姿势躺着笼子中,甚至良久都不曾翻身。

有人借证应对检查

在安徽宿州埇桥,动物受邀去外地表演已经是很成熟的模式和产业。但其经营利用行为的合法与否,是当地林业部门关注的重点。

埇桥马戏团饲养环境较差,

埇桥区齐家一辆破败的马戏团运输车

村里的大喇叭曾宣传过该场马戏表演,亦有村民告诉红星新闻,张某某曾驾驶装着老虎狮子的车在村中游过街。这是一场事先张扬的马戏表演。

9月10日晚,埇桥区谷家附近的一位马戏团老板告诉红星新闻,虽然埇桥区目前存在驯兽团(马戏团)数量过百,但是真正证件齐备的或仅30余家,而没有齐备证件的驯兽团则借用其他驯兽团的证件使用。

资质问题背后:

据《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下简称为《条例》)第六条规定:文艺表演团体申请从事营业性演出活动,应当有与其业务相适应的专职演员和器材设备,并向县级人民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提出申请。文化主管部门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20日内作出决定。批准的,颁发营业性演出许可证;不批准的,应当书面通知申请人并说明理由。

,,

Powered by 华人彩平台 - 首页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